当前位置:主页 > 琴岛艺坛
琴岛艺坛
青岛老艺术家访谈录 | 14 岁随父学艺,胶东大鼓她一唱就是60多年
编辑日期:2018-09-07

    胶东大鼓是山东省的传统戏曲剧种之一,是产生在胶东半岛一带的民间曲艺形式。它是一种说唱艺术,通过说唱来交代故事、描绘人物、介绍环境、渲染气氛,它的前身是“盲人调”。2006年,青岛市申报“胶东大鼓”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    梁金华是胶东大鼓的唯一传承人,她见证了胶东大鼓的繁荣、衰败、复兴,也经历过对胶东大鼓的改造和坚守。现在,她一直用自己的心力支撑着胶东大鼓的传承。
   
    往事:父亲唱得伪军放下枪
    14岁就跟随父亲梁前光学习梁派大鼓的梁金华,自从接过日月板,转眼半个多世纪过去了。而今70多岁的梁金华依然满身精气神儿,谈起父亲梁前光,谈起胶东大鼓,她充满自豪。 
    胶东大鼓有200多年的历史,最初被称为“盲人调”,是盲人走街串巷求生糊口的唱调。梁前光从1942年开始担任盲人抗日救国会的辅导员,在带领盲人演出、创作新作品的过程中,将胶东各地的“盲人调”融会贯通、取其精华,形成了独特的演出风格,被称为梁派大鼓。1949年被正式定名为胶东大鼓。
    “我是1944年出生的,后来有乡亲告诉我,当年父亲的演出火得不得了,老百姓一听梁同志来了,都包着热乎乎的地瓜、鸡蛋去看他。 ”
    梁金华有次去蓬莱演出,一个村长告诉她,在抗日战争中打大黄家炮楼的时候,梁前光就在架着机关枪的阵地前,表演自己创作的《血洒七里庄》,控诉日军的罪行,表达父母、妻子对当了伪军的儿子、丈夫的挂念与呼唤,唱得好多伪军都放下了枪。 
 
    初学:手被磨破险打退堂鼓 
    梁金华受父亲耳濡目染的影响,胶东大鼓的旋律张口就来。 14岁那年她正式参加工作,做了纺织工人。 “厂里领导找到我说,既然你是梁前光的女儿,那去跟你爸学个唱段,给咱们厂里做做宣传。当时一听很感兴趣,跟父亲说了这个想法,他很痛快地答应了。 ”梁金华说。 
    胶东大鼓是由大鼓套、起声、甩腔、平板、花腔、悲调、快板、反调快板、数板、落板、散板、烧纸调等一整套唱腔鼓板结构组成的。与西河大鼓、京韵大鼓打单点不同,胶东大鼓打的是双点,一块鼓板,上下都得打。
    “练习钢板也就是‘日月板’的时候,我开始打退堂鼓了。父亲看我学不下去了,软硬兼施,连哄带训斥地逼着我学。”梁金华说,钢板磨破手是常事,到冬天手上会起冻疮,用手绢一缠接着练。如此反复,沉甸甸的日月板成了她手中的玩物,想打出个什么花样就能打出个什么花样。 

    传承:与时俱进形成新风格 
    青岛市歌舞团成立后,梁金华被调去成为一名胶东大鼓演员。父亲也很快被调过去,专门安排唱腔和表演。父亲手把手教了她两三年,直到父亲生病需要在家休息,才放手让她单干。父亲生病在家,没人创作唱腔表演,梁金华就逼着自己动脑回想动作和唱腔。“要学好胶东大鼓,除了要学传统曲目,还要自己创作,像父亲之前创作的 《猪八戒拱地》《周仓抢娃娃》《王员外》《半夜鸡叫》都很不错,我也学着创作了《拴娃娃》这个传统曲目的唱腔。 ”梁金华说。
    她给记者表演起了《猪八戒拱地》,生动传神,唱到“八戒他把挑子撂在这个溜平地,日愣日愣地奔了正东”时,八戒行走的憨相跃然眼前,梁金华清脆的嗓音则为猪八戒的形象增添了些聪颖与可爱。细细听来,胶东大鼓的词儿更像拉家常,混杂着方言土语,有几分诙谐生动,也有几分乡土的亲切。 
    “父亲造就的辉煌是过去的事儿了,胶东大鼓也得革新。父亲当年说的是地地道道的蓬莱口音,很多观众听不懂。”梁金华说。她开始自己创作曲目后,尝试在吐词、道白、咬字等方面糅进普通话,行腔还保留胶东话,这样一下子就拉近了与观众之间的距离。去澳门演出时,梁金华担心当地人听不懂,专门做了些革新,几处抖包袱的地方都赢得了观众的掌声,这也增加了她继续革新的信心。她有意识地吸收其他姊妹艺术的精华,到了后来,梁金华所唱的大鼓,段子已有了新变化,已是名副其实的新风格梁派大鼓。

    坚守:走村串乡也要唱下去
   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梁金华的演出机会明显减少,团里就安排她演些小品、相声剧。为了能继续演出胶东大鼓,梁金华瞅准农村市场,和同事骑着自行车带着行李和乐器走村串乡去演出。 
    梁金华发现村民们更喜欢中长篇大鼓,她就用一年的时间死记硬背 《呼家将》《杨家将》等的唱词,在外演出时经常要接连唱上好几个小时。虽然辛苦,但看到有的老百姓从这一村追到另一村看自己的演出,又让她感动不已。 
    期间,梁金华培养的几个学生都改行了,2004年遭遇一次车祸后,她用了很长的时间来恢复身体。但“收声”的梁金华对胶东大鼓依然念念不忘,她家里有个红色拉杆箱,里面装着鼓、鼓槌和日月板,以及光盘和讲稿等材料。梁金华每每翻阅父亲留下来的手稿,都感到怅然。
 
    复苏:古稀之年仍教课授徒 
    随着2006年胶东大鼓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,尤其是2009年梁金华被评选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后,她的精气神儿又被唤醒了。她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推广胶东大鼓,“在群艺馆开过讲习班,也给青岛大学和青岛科技大学的学生上过课,教了不少学生。 ” 
    梁金华认为,教学生和收徒弟是两码事。曲艺的接班人不好选,对很多方面都有要求,不光声音好听,表演也得到位,最重要的是喜欢这个行当。
    她已经收了3个徒弟,接班人却始终未能选定。
    她曾经收了个女弟子——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的张宝方,长得漂亮,嗓子也好,学得也认真。
    张宝方2011年出国留学,“张宝方是大徒弟,走的时候还带着鼓板,在当地华人社区经常登台表演。 ”梁金华说。 
    “还有个徒弟叫杨润,是个学习胶东大鼓的好苗子。 ”梁金华说,“收个能传承胶东大鼓的徒弟不容易,不过有大学生主动要求学习胶东大鼓,确实很让人欣慰,至少胶东大鼓已经在他们心里播下了种子,也算是一种传承。 ”
    梁金华说,只要身体允许,她就会继续唱下去,胶东大鼓是父亲生命的延续,也是她的命。

来源:文化青岛公众号

版权所有:青岛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

备案/许可证编号:鲁ICP备17031549号

建议使用 1024X768像素 IE8.0以上浏览器 浏览本站

青岛老艺术家访谈录 | 14 岁随父学艺,胶东大鼓她一唱就是60多年

    胶东大鼓是山东省的传统戏曲剧种之一,是产生在胶东半岛一带的民间曲艺形式。它是一种说唱艺术,通过说唱来交代故事、描绘人物、介绍环境、渲染气氛,它的前身是“盲人调”。2006年,青岛市申报“胶东大鼓”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    梁金华是胶东大鼓的唯一传承人,她见证了胶东大鼓的繁荣、衰败、复兴,也经历过对胶东大鼓的改造和坚守。现在,她一直用自己的心力支撑着胶东大鼓的传承。
   
    往事:父亲唱得伪军放下枪
    14岁就跟随父亲梁前光学习梁派大鼓的梁金华,自从接过日月板,转眼半个多世纪过去了。而今70多岁的梁金华依然满身精气神儿,谈起父亲梁前光,谈起胶东大鼓,她充满自豪。 
    胶东大鼓有200多年的历史,最初被称为“盲人调”,是盲人走街串巷求生糊口的唱调。梁前光从1942年开始担任盲人抗日救国会的辅导员,在带领盲人演出、创作新作品的过程中,将胶东各地的“盲人调”融会贯通、取其精华,形成了独特的演出风格,被称为梁派大鼓。1949年被正式定名为胶东大鼓。
    “我是1944年出生的,后来有乡亲告诉我,当年父亲的演出火得不得了,老百姓一听梁同志来了,都包着热乎乎的地瓜、鸡蛋去看他。 ”
    梁金华有次去蓬莱演出,一个村长告诉她,在抗日战争中打大黄家炮楼的时候,梁前光就在架着机关枪的阵地前,表演自己创作的《血洒七里庄》,控诉日军的罪行,表达父母、妻子对当了伪军的儿子、丈夫的挂念与呼唤,唱得好多伪军都放下了枪。 
 
    初学:手被磨破险打退堂鼓 
    梁金华受父亲耳濡目染的影响,胶东大鼓的旋律张口就来。 14岁那年她正式参加工作,做了纺织工人。 “厂里领导找到我说,既然你是梁前光的女儿,那去跟你爸学个唱段,给咱们厂里做做宣传。当时一听很感兴趣,跟父亲说了这个想法,他很痛快地答应了。 ”梁金华说。 
    胶东大鼓是由大鼓套、起声、甩腔、平板、花腔、悲调、快板、反调快板、数板、落板、散板、烧纸调等一整套唱腔鼓板结构组成的。与西河大鼓、京韵大鼓打单点不同,胶东大鼓打的是双点,一块鼓板,上下都得打。
    “练习钢板也就是‘日月板’的时候,我开始打退堂鼓了。父亲看我学不下去了,软硬兼施,连哄带训斥地逼着我学。”梁金华说,钢板磨破手是常事,到冬天手上会起冻疮,用手绢一缠接着练。如此反复,沉甸甸的日月板成了她手中的玩物,想打出个什么花样就能打出个什么花样。 

    传承:与时俱进形成新风格 
    青岛市歌舞团成立后,梁金华被调去成为一名胶东大鼓演员。父亲也很快被调过去,专门安排唱腔和表演。父亲手把手教了她两三年,直到父亲生病需要在家休息,才放手让她单干。父亲生病在家,没人创作唱腔表演,梁金华就逼着自己动脑回想动作和唱腔。“要学好胶东大鼓,除了要学传统曲目,还要自己创作,像父亲之前创作的 《猪八戒拱地》《周仓抢娃娃》《王员外》《半夜鸡叫》都很不错,我也学着创作了《拴娃娃》这个传统曲目的唱腔。 ”梁金华说。
    她给记者表演起了《猪八戒拱地》,生动传神,唱到“八戒他把挑子撂在这个溜平地,日愣日愣地奔了正东”时,八戒行走的憨相跃然眼前,梁金华清脆的嗓音则为猪八戒的形象增添了些聪颖与可爱。细细听来,胶东大鼓的词儿更像拉家常,混杂着方言土语,有几分诙谐生动,也有几分乡土的亲切。 
    “父亲造就的辉煌是过去的事儿了,胶东大鼓也得革新。父亲当年说的是地地道道的蓬莱口音,很多观众听不懂。”梁金华说。她开始自己创作曲目后,尝试在吐词、道白、咬字等方面糅进普通话,行腔还保留胶东话,这样一下子就拉近了与观众之间的距离。去澳门演出时,梁金华担心当地人听不懂,专门做了些革新,几处抖包袱的地方都赢得了观众的掌声,这也增加了她继续革新的信心。她有意识地吸收其他姊妹艺术的精华,到了后来,梁金华所唱的大鼓,段子已有了新变化,已是名副其实的新风格梁派大鼓。

    坚守:走村串乡也要唱下去
   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,梁金华的演出机会明显减少,团里就安排她演些小品、相声剧。为了能继续演出胶东大鼓,梁金华瞅准农村市场,和同事骑着自行车带着行李和乐器走村串乡去演出。 
    梁金华发现村民们更喜欢中长篇大鼓,她就用一年的时间死记硬背 《呼家将》《杨家将》等的唱词,在外演出时经常要接连唱上好几个小时。虽然辛苦,但看到有的老百姓从这一村追到另一村看自己的演出,又让她感动不已。 
    期间,梁金华培养的几个学生都改行了,2004年遭遇一次车祸后,她用了很长的时间来恢复身体。但“收声”的梁金华对胶东大鼓依然念念不忘,她家里有个红色拉杆箱,里面装着鼓、鼓槌和日月板,以及光盘和讲稿等材料。梁金华每每翻阅父亲留下来的手稿,都感到怅然。
 
    复苏:古稀之年仍教课授徒 
    随着2006年胶东大鼓申报非物质文化遗产,尤其是2009年梁金华被评选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后,她的精气神儿又被唤醒了。她现在大部分时间都在推广胶东大鼓,“在群艺馆开过讲习班,也给青岛大学和青岛科技大学的学生上过课,教了不少学生。 ” 
    梁金华认为,教学生和收徒弟是两码事。曲艺的接班人不好选,对很多方面都有要求,不光声音好听,表演也得到位,最重要的是喜欢这个行当。
    她已经收了3个徒弟,接班人却始终未能选定。
    她曾经收了个女弟子——毕业于上海戏剧学院的张宝方,长得漂亮,嗓子也好,学得也认真。
    张宝方2011年出国留学,“张宝方是大徒弟,走的时候还带着鼓板,在当地华人社区经常登台表演。 ”梁金华说。 
    “还有个徒弟叫杨润,是个学习胶东大鼓的好苗子。 ”梁金华说,“收个能传承胶东大鼓的徒弟不容易,不过有大学生主动要求学习胶东大鼓,确实很让人欣慰,至少胶东大鼓已经在他们心里播下了种子,也算是一种传承。 ”
    梁金华说,只要身体允许,她就会继续唱下去,胶东大鼓是父亲生命的延续,也是她的命。

来源:文化青岛公众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