青岛两位作家摘得“百花”,凭借这两部作品

浏览量:52

第十九届百花文学奖颁奖典礼
于12月18日下午在天津举办,
冯骥才、李佩甫、赵本夫、邵丽、老藤、
陈毅达、艾伟、李修文等作家作品
荣膺本届百花文学奖。
尤为值得一提的是,
青岛两位作家阿占与余耕
凭借作品《制琴记》与《我是夏始之》
分获短篇小说奖和中篇小说奖。
 
青岛两位获奖作家阿占(左)与余耕合影。
【青岛获奖作家访谈】
阿占《制琴记》:
触摸人生幽深并提供了东方的超然智慧
 
【授奖词】
 
《制琴记》让我们再次回味古典美学追求,意境优美,韵致古雅。小说在宛转悠扬的古典氛围中徐徐推进,将音乐之美、知音之情与匠人之志展现得淋漓尽致。制琴故事里,阿占触摸到人生的幽深并提供了东方的超然智慧。”
【作者访谈】
阿占的短篇小说《制琴记》首发于《中国作家》2019年9期,古意淋漓,侠气横飞,诗意叙述了木匠胡三与开琴行的理工男韩五以制作小提琴为契机,高山流水遇知音,共同经营抗世俗的故事。小说一经刊发迅速引起巨大反响,被十月份的《小说选刊》《小说月报》《新华文摘》《中华文学选刊》《长江文艺·好小说》同时选载,喜获重要文学选刊“大满贯”;后入选“2019中国当代文学最新作品排行榜”、《2019中国年度短篇小说》《中国当代文学经典必读·2019短篇小说卷》《当代中短篇小说精品选》等多个重要年选与排行榜。
谈及此次获奖,阿占表示“这样一份具有公信力和影响力的全国性文学大奖,这样一众名字响亮作品优异的文学大家,我竟也被纳入其中,是鼓励是厚爱更是鞭策,我恍然有种少年归来再出发的冲动与莽撞。百花文艺一直坚守着文学的纯正与经典,披沙沥金,惜字如金,为写作者和阅读者厘清了美学的格调,矫正了精神的坐标,她的存在是这个时代的一种幸运。在此也要对编辑们的专业、坚守、传承表示深深的敬意和谢意。愿百花文艺陪伴更多的青春成长,愿纸上的行走充满温度。”
据透露,阿占的同名小说集《制琴记》即将由安徽文艺出版社出版,这本小说被出版方列入了重点品牌“中坚代”,共收入阿占近两年创作的十部最新中短篇小说,全部在国家级期刊诸如《中国作家》《解放军文艺》等发表过,一半以上被《小说月报》《新华文摘》《中篇小说选刊》等选刊转载,值得期待。
余耕《我是夏始之》:
既不回避生活的真相,
又不吝暗淡中的温暖亮色
 
【授奖词】
 
作者余耕深谙小人物塑造之道,这从他笔下的“余欢水”“夏始之”“余欢水”等一系列鲜明多彩的小人物形象上可以得见。《我是夏始之》这部小说精准刻画了当代女性的婚姻、生活与工作困境,世俗中见通达,洒脱中有悲悯。他用细腻的观察和对日常生活经验的巧妙把控,观照诡谲的命运,既不回避生活的真相,又不吝从暗淡生活的缝隙中透出温暖的亮色,为现代人的精神救赎带来了可能。
【作者访谈】
对于此次获奖,余耕深感荣幸,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之言,获奖是对一个作家文学成就的认可和鞭策,“能够再次荣获百花文学中篇小说奖,我非常开心。《小说月报》是算是我文学之路的一个起点,无论我在这条路上能够走多远,百花文学都是我汲取营养的一个源泉。”余耕表示,百花文学奖是由读者投票,专家审定的奖项,它的公平、公正性在中国文学界有口皆碑。“这个评价还是十分公允的,专家老师们一定是认真审读了作品。能够获此殊荣和评价,对我的文学创作来说即是鞭策也是鼓励,我也会在以后的写作中更加努力和用心。”
《我是夏始之》是作者余耕继《我是余欢水》之后,再次推出的姊妹篇。谈及这一人物形象,余耕表示,相较于男性,中国女性承担了更多苦难,这个问题既有现实原因,也有历史原因,更有文化的原因。女性如果没有被爱过,她们也就无法去爱别人,因为爱是一种能力。“在我的青少年时期,我曾经遇到一位被父母遗弃、被养父母养大的女老师,而她的养父母在她师专毕业后又死于一场事故。我当时很同情这位女老师的遭遇,以至于很多年后,我都在揣度她内心的感受。另外,我也想通过这个作品,试图让大众去理解女性承载的负累,让社会对女性多一分包容和疼惜。”
余耕的作品一直是人气与口碑的双重之选,作品《如果没有明天》曾获得百花奖最具影视改编价值奖,据此改编的网剧《我是余欢水》成为当年的现象级之作,在作家出版社刚刚揭晓的年度好书榜中,《我是夏始之》不仅入选,还被评为“最具影视改编价值图书”,对此余耕表示,文学创作殊途同归,“我与大多数写作者没有什么两样,我们都想写出好看的、与众不同的故事。但是,每个人对世界、对生活都有不同的理解,所以,我们的作品也拥有了不同的气质。也许,我的作品恰好契合了影视表达的诉求。”
据透露,《我是夏始之》目前正由著名编剧张莱和李晖两位老师操刀改编,即将开启影视化的进程,而作者原著作者,余耕本人并不会对于剧情和结局进行太多的干涉,但他本人表示,自己比较倾向于周迅来出演这一角色。而对于自己的后续创作计划,余耕则表示,自己写了十多年现实题材,“接下来的创作,我准备回归到我喜爱的历史题材,准备写作一个秦末汉初的故事。目前,已经在心里做了充分规划,这个小说会不同于我此前的写作风格,希望到时候会让读者朋友们有惊喜。”
 
获奖名单
短篇小说奖:
班宇《冬泳》、董夏青青《在阿吾斯奇》、阿占《制琴记》、冯骥才《木佛》、宁肯《火车》、弋舟《鼠辈》、哲贵《仙境》、乔叶《给母亲洗澡》、文清丽《耳中刀》、陈蔚文《锦衣》。
中篇小说奖:
范稳《橡皮擦》、尹学芸《补血草》、鲁敏《或有故事曾经发生》、马小淘《骨肉》、艾伟《敦煌》、邵丽《黄河故事》、张楚《过香河》、刘汀《何秀竹的生活战斗》、老藤《忧郁的星期天》、余耕《我是夏始之》。
长篇小说奖:
李佩甫《河洛图》、赵本夫《荒漠里有一条鱼》。
散文奖:
熊亮《万物如果开口说话》、赵冬妮《老布拉格:城堡、教堂和广场》、王月鹏《点灯的人》、王开岭《南方,南方》、渊子《蒋小宣的爱情》、张岚《旧时光》、范晓波《星空下》、穆涛《中国时令的内部结构》、李修文《致母亲》、李青松《大麻哈鱼》。
影视剧改编价值奖:
海飞、赵晖《内线》,丽端《潘安传》。
文化交流特别奖:
陈毅达《海边春秋》、武自然《啊哈嗬咿》、光明日报文艺部《致敬英雄——2020抗疫报告文学集》。